教务处


瞭望 |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 吴岩:以数字化构建高等教育新形态

发布时间:2022-08-04浏览次数:10



南京邮电大学开展慕课线上线下混合教学 爱课程 ( 中国大学 MOOC)供图


◇高等教育数字化是实现高等教育从学习革命到质量革命再到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和创新路径
    ◇大学是有“围墙”的,大规模在线教学不仅打破了物理上的围墙,一定程度上还打破了心理上的围墙,初步形成时时、处处、人人皆可学的新教育形态

发布课程上线喜报、出台数字化战略行动方案、访问用户覆盖五大洲146个国家……国家高等教育智慧教育平台(下称智慧高教平台)发布后,引发热烈反响。90.4%的老师认为平台上线意义重大,将依托平台资源开展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87.0%的学生愿意进行线上课程学习。智慧高教平台是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也是高等教育落实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的阶段性成果。为什么要在当下推出智慧高教平台?如何推动高等教育实现数字化转型?《瞭望》新闻周刊为此专访了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他表示,高等教育数字化不是一般的策略问题,而是决定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问题,是实现高等教育从学习革命到质量革命再到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和创新路径。他认为,能否以数字化转型赋能高等教育变革,事关新一轮高等教育国际竞争中我们能否下好先手棋,抢占制高点,享有话语权,拥有影响力;事关中国高等教育从现在的全面并跑到重要战略领域领跑的重大突破能否实现;事关中国高等教育能否真正适应普及化阶段的需要。

十年磨一剑

《瞭望》:智慧高教平台建设背后有什么故事?

 吴岩:智慧高教平台建设不是一两天建成的,可以说是“十年磨一剑”,凝聚了全国高校大批优秀教师的心血和智慧。

时间回到2012年,这一年被称为世界慕课元年。当时很多人还不知道慕课是什么,以为是银幕上的课,实际上是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英文缩写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2013年中国慕课起步。我们成立了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起步时间仅比美国晚半年,相当于与美国并跑。2019年我们召开中国慕课大会,发布《中国慕课行动宣言》,全面部署高等教育慕课的建、用、学、管。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我们大年初七就发布了在线教学的指导意见,提出“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并迅速组织37家课程和技术平台,推出4.1万门课程,在全国高校开展了一次史无前例、世无前例的大规模在线教学实践。当年108万高校教师,开出了110多万门课,参与学生2260多万人。

截至2022年2月底,我国上线慕课数量超过5万门,选课人次近8亿,在校生获得慕课学分人次超3亿,慕课数量和学习人数均居世界第一。

慕课建设为高等教育数字化转型打下了良好基础,为智慧高教平台建设积累了丰富的课程资源,提供给高校师生和社会学习者。

智慧高教平台整合汇聚了20家在线课程平台上的2.7万门优质课程资源,这是从1800所高校建设的5.2万门课程中精选出来的,覆盖了14个学科92个专业类,汇聚了国内国外最好大学、最好老师的最好课程,学习者可以聆听到众多名师大家、院士学者的授课。如经济学家林毅夫、“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敦煌学者樊锦诗等。除课程外,平台还设置教材、教师教研、研究生教育、课外成长、院士讲堂、慕课西部行等板块以及思政课、体美劳等专题,汇集了各类教学资源及信息6.5万余条。目前,智慧高教平台已实现了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课内教育与课外教育横向联通、本科教育与研究生教育纵向贯通,成为高等教育综合资源服务平台。

平台采用先进的智联网引擎技术,全国高校师生和社会学习者可通过课程名、学科专业、高校、平台、专题、一流课程等多个路径实现一站搜索全网好课,享受更加高效便捷的教与学服务。海内外学生通过点击“爱课程”和“学堂在线”在线教学国际平台,也可学习其中近千门多语种课程。

在新的信息技术加持下,智慧高教平台也为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管理者提供了教与学的大数据分析研判,实现了在线教学建、用、学、管全过程智慧化治理。

回头看走过的路,最深的体会是,教育数字化转型要在战略上超前识变、积极应变、主动求变,在战术上层层递进、环环相扣、不断迭代。有积累、有基础,才能有突破、有引领,靠急就章、抖机灵,是无法实现突破和引领的。


高等教育的闪亮名片

《瞭望》:大规模使用慕课对高等教育产生了哪些变化?

  吴岩:改变了教师“教”。疫情让慕课变成教学必备,教师从一开始有点紧张,慢慢变得兴奋、从容。教师的教学信息化素养大大提高。

改变了学生“学”。“90后”“00后”大学生被称为“网上的原住民”,他们对“互联网+”“智能+”的学习更易接受、更加适应。海量调查数据显示:利用线上课堂,学生的学习自主性和师生互动性,甚至超过面对面的传统课堂教学。

改变了学校“管”。过去教学管理更多是面对面,大规模线上教学后变为背靠背。可喜的是,依靠大数据,学校管理更高效。

改变了教育形态。原先大学是有“围墙”的,大规模在线教学不仅打破了物理上的围墙,一定程度上还打破了心理上的围墙,初步形成时时、处处、人人皆可学的新教育形态。

《瞭望》:中国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世界第一,已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标志性成就,哪些探索值得圈点?

吴岩: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我们预判国际抗疫形势可能会越来越严重,4月份就迅速推出“爱课程”和“学堂在线”两个全英文国际平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全世界高校推荐,这两个平台当年为170多个国家的高校进行服务,目前已推出近千门多语种课程。

2020年12月我们发起并组织召开了首届世界慕课大会,发布了《慕课发展北京宣言》,发起成立了世界慕课与在线教育联盟,这是我国在高等教育领域设立的第一个在线教育国际组织。联盟秘书处设在中国,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邱勇担任首任联盟主席。依托世界慕课与在线教育联盟,我们在国际交流合作方面还开展了一系列探索。推出全球公开课。2021年,世界慕课与在线教育联盟推出8门全球公开课,课程关注影响人类命运的重大议题,面向全球直播,吸引约650万人次学习。建设全球融合式课堂。在联盟推动下,已有11个国家的13所成员高校开设了168门融合式课程,中外学生线上线下同上一门课,实现了学分互认。开展全球在线教育交流。联盟成立以来,举办各类在线会议、研讨交流50余场,邀请了来自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等众多世界知名高校的专家学者进行交流,在线观摩人数超过1500万人次。今年2月24日,在中国和印尼两国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负责人共同见证下,我国向印尼网络教育学院首批捐赠60门课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教育局教育创新与技能发展部主任汪利兵在世界大学新闻网上给予高度评价。截至目前,捐赠课程总数已达100门。

坚持需求牵引应用为王

《瞭望》:高等教育数字化转型中积累了哪些经验?

吴岩:我们总结下来主要有三条重要经验。

一是应用为王。高等教育跟基础教育不一样,学科专业种类繁多、课程教材体系庞杂、人才培养类型多样,因此,高校师生对教育资源需求十分多元。我们向数字化转型就要坚持需求牵引,应用为王,以高校师生应用需求为导向,开展教学资源建设和平台建设,为高校师生和社会学习者提供更便捷更有温度的教育公共服务资源。

二是开环建设。我们的建设原则是,政府主导、高校主责、社会参与。建设课程资源需要数以亿计的资金,单凭政府力量难以完成,必须让教育内外、高校内外、央地上下的力量参与进来,把政府、企业、社会各方力量汇聚在一起,才能把高等教育数字化这项工作做好。

三是闭环管理。我们在工作中探索出了一整套建、用、学、管的闭环管理机制,把握谁在建、谁在用、谁在学,政府要管得了、管得好、管得住。

《瞭望》:如何落实和体现应用为王?

吴岩:智慧高教平台既是优质课程资源汇集地,也是优质资源大规模应用共享的服务台,将有效帮助高校推进线上线下混合式学习、翻转课堂、同步课堂等多种模式的慕课应用,并兼顾学习型社会建设,为社会学习者提供便捷的学习渠道。

一是推动“好校建好课用好课”。当前,国内高水平大学之间共建、共享课程资源的需求日益强烈,涌现出很多卓有成效的探索。比如,东南大学引入武汉大学“简明世界史”等文科课程,清华大学与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开设“克隆班”。

二是开展慕课西行“强校带弱校”。实施慕课西部行计划,充分利用东部师资和资源优势,技术赋能、连接东西,不断提升西部高校教育教学质量。目前,东部高校已为725所西部高校提供近17万门慕课及订制课程服务,帮助西部地区开展混合式教学261万门次,参与学习的学生超过3.3亿人次,西部教师接受慕课应用培训达167万人次。

打造永远在线的课堂

《瞭望》:高等教育数字化转型下一步有哪些着力点?

吴岩:下一步,我们将从五方面持续做好智慧高教平台的建设与应用工作。一是持续丰富平台资源。我们将致力于建立覆盖高等教育所有学科专业的一流核心课程体系、核心教材体系、核心实验实训体系,汇聚名家名师名课,整合德智体美劳优质教育资源,打造中国高等教育永远在线的课堂。二是提供便捷的一站式服务,让全网好课尽在眼前。让学习者实现“一个平台在手,网罗天下好课”。让授课者装上“千里眼”和“顺风耳”,通过全方位大数据分析和互动服务,实现智慧教学管理。三是持续促进优质资源开放共享。我们将致力于促进好校建好课,高水平大学共建优质课程,分享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改革经验,提高教学质量。同时推动强校带弱校,深入实施慕课西部行计划,帮助西部高校提升教育教学水平,推进教育公平。四是扬帆出海,为世界高等教育贡献中国力量。做大做强“爱课程”和“学堂在线”两个在线教学国际平台,推动中国优质课程“走出去”。今年12月份,我们将召开2022世界慕课与在线教育大会,扩大世界高等教育数字化合作交流。五是试点示范,推进高等教育数字化战略走深走实。依托智慧高教平台,在全国选取部分省份和本科高校开展高等教育数字化改革试点,在平台建设应用、智慧场景搭建、教育数据治理等方面先行先试,探索教育理念与模式、教学内容与方法的改革创新,示范引领高等教育数字化融合创新发展。为满足高校师生和社会学习者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迫切需求,我们对高等教育数字化有一个大的规划,即在课程、教材、教师教研等板块基础上,扩充实验、图书文献、实习实践等优质数字资源,加快完善高等教育数字化体系,构建一整套包括理念、技术、标准、方法、评价等在内的高等教育数字化建设方案。总之,数字化是新鲜事,也是重要事。我们要努力把新鲜感变成日常态,把重要事变成伟大事,着力构建以数字化为特征的高等教育新形态,最终实现时时、处处、人人皆可学的教育愿景。




【信息来源:教育部评估中心】